logo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佳作 > 爱情文章 >

回忆是温暖的城

   

年少的爱情总是来的突兀和毫无预兆
也许仅是一个微笑
几句宽慰
不经意的一个举动
而你却当了真
如获珍宝的收藏起来,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堆积
最后,成了不能说的秘密,成了暗地里仰望的小心思。
  (一)
“程璟灏,今天在街头看到一个背影,和你很像,在原地站了很久,对不起,很没出息,我又哭了!”
笔尖停顿, “啪嗒”一声,豆大的泪珠晕开在了最后一页纸上,厚厚的笔记本稍显陈旧,加上柜子里的那些,已经是第三本了。
苏简合上本子,仿佛又听到了程璟灏张扬宏亮的声音:“苏学霸!苏学霸!”经久不散。
每个女孩对初恋的设想应该都是美好的,比如一个干净的男孩,温暖,帅气,温润如玉,可是,苏简含泪扯出一个难看的微笑,程璟灏,你这么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人,怎么也能让人念念不忘呢?
五年前
“苏学霸,借你的英语作业给我抄一下。”程璟灏脚底生风,夹着一个篮球从门口冲了进来,在晨读课只剩下三分钟的时候气踹嘘嘘破门而入,运动过后让他原本白皙的皮肤稍显红润,额头还挂着汗滴,但是衣服却依然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夹杂着些许好闻的汗味。
苏简看着大摇大摆坐在一旁的程璟灏不由的皱着眉头,微微拉开了距离: “程璟灏,你再不来上早自习我就告诉老师去了,昨天的英语小考出来了,你38分,全班倒数第一!又给我们班拉后腿了。”
梓川高中是A城最好的高中,而59班又是梓川的精英班,只可惜总有那么一两粒老鼠屎靠着关系在这里浪费资源,好多人挤破脑袋都进不来的地方,偏偏程璟灏却不屑一顾。
“得嘞,我的班长姑奶奶啊!您以为我像你啊,天资聪颖,勤奋刻苦,沉鱼落雁,美若天仙……”程璟灏深仇大恨一般拉出了英语试卷,上面歪歪斜斜的38分就像殷魔女那张开的血盆大口,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紧接着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从背包里翻出来一瓶酸奶谄媚的递给苏简。
“给你喝,我反正喝了也不长脑子,但是你英语再不给我抄我就要掉脑袋了,第一节课就是魔女的英语课,我求求你了,行行好吧!”
苏简听他巧舌如簧说了一大堆,翻了个大白眼,还是随手把写得工工整整的英语本递了过去,顺手接过了那瓶进口的酸奶,反正这败家子家里有钱,她也不心疼,看着奋笔疾书的程璟灏,第一千零一次在心里叹惋,长得人模狗样的,真是可惜了一副好皮囊。
课件十分钟很快就一闪而过,程璟灏赶在上课铃响起的前一秒顺利抄完了作业,如释重负的掏出英语书放在课桌上,苏简还以为他终于开窍了,谁知道这丫把书一摊开,朝她妩媚一笑,紧接着倒头就睡。
苏简不可置信的摇摇头 “简直没救了”!!
殷魔女是英语老师,同时也是59班的班主任,她素来以冷面严厉出名,带过好几届的精英班,培养了不计其数的尖子生,这个绰号也是早就流传下来的。
她推了推圆框眼镜,环顾了教室一圈,然后面无表情的张口 “下面,我们开始讲卷子,拿出昨天的测试试题。”
苏简不知怎么的暗暗松了一口气,瞟了一眼双眼紧闭的程璟灏,心里嘀咕着难道老师已经对他放弃治疗了?
正当苏简诧异间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缓缓的踱步停在了课桌前方,紧接着正在熟睡的程璟灏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老师,轻点!轻点,耳朵要断了!”
“这节课,站着顶着英语课本上,放学后把卷子背完再回去!”殷魔女收回了魔爪,又推了推眼镜,走回了讲台。
牥嗉独锵炱鹆烁叩筒灰谎挂值逆倚ι??汰Z灏讪讪的站了起来,小眼神委屈巴巴的看了一眼班主任“老师,要不我不背卷子了,站八节课成不!”
“哈哈!”教室里低气压一扫而光,同学们一个个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连一直面无表情的殷魔女都显些破了功,只能狠狠的拍着讲台压住笑声!
当然,最后程璟灏还是没逃过一劫,只能缠着英语几近满分的苏简一道一道题教他背诵,“苏学霸,我要死了用英语怎么说。程璟灏气若游丝的趴在桌子上,背了七个课间的英语,牺牲了无数打球的时间,他的脑子里已经全部是浆糊。
苏简斜斜的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一翘“I� am fool”
程璟灏视死如归的看了她一眼,猛的一拍桌子大喊道“oh I am fool!!!!!”
“程璟灏,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宁斯齐笑的差点岔气了,作为好兄弟他虽然知道这样不太好,但是真的忍不住啊哈哈哈哈!!!!
“你,你们!绝交啊!!!!”
(二)
又到了一月一度的板报评比,让苏简头疼的是每次59班的板报都是垫底的,因为别的班三三两两都有几个艺术生,但是作为以学业为重的精英班,在艺术创意这块也算短板,板报连续拿了几个月的倒数,她又是班长,压力可想而知,只能闷闷不乐的趴在桌子上冥思苦想。
牬蛲昵蚧乩吹某汰Z灏看着一反常态的苏简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
牎八昭О裕?笠搪枥戳耍俊�
牎啊??彼占蛐表?怂?谎郏?此?恍卟辉甑哪Q?彩俏弈瘟耍?辛ξ奁?闹噶酥负竺娴陌灞ǎ?涣乘盗四阋膊欢?淖颂?�
犓?铣汰Z灏眼珠子咕噜一转,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不如,咱俩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
程璟灏痞笑着凑了过来,在她耳边低语了一阵,苏简听完后将信将疑的望了他一眼,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达成共识。
牬?剿占蚩吹匠汰Z灏出完板报后她才相信这厮还真有几把刷子,板报无论从创意,主题还是配图,字体都高质高量,水平不比艺术科班学生做出来的差,甚至更甚一筹。
“怎么样,苏学霸,还行吧”程璟灏得意洋洋的打了个响指,“别忘了下周英语小考借我抄!”
“咳……”苏简本来以为他只是胡乱吹嘘,所以就随口应下来了,这下也拉不下脸拒绝,只能尴尬的望着他,随口一夸,“你的美术功底不错啊!”。
牫汰Z灏马上蹬鼻子上脸,一副眉飞色舞的模样, “那是,少爷我其实除了读书不行,其他都非常优秀的,你……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苏简“……”
说话间程璟灏突然一本正经的凑了过来“吖,苏学霸,你脸上有粉笔灰。”
“哪儿呢?”苏简胡乱的在脸上抹了几下,并不有疑于他。
“左边脸,上去,上去一点,我把你吧!”程璟灏一脸认真的用手用力的抹了一下苏简的脸,随即得逞的笑出了一口大白牙,“可以了!”
“程璟灏!你丫故意的吧!”看到程璟灏沾满粉尘的手苏简才反应过来,程璟灏早已哈哈大笑窜出了教室。
“真是个无赖!”苏简气恼的擦去脸上的粉尘,就差没追上去踹他几下了。
外面天色已经是薄暮,学校早就人去楼空,苏简连忙锁好教室门,一路小跑下去,空荡荡的教学楼有种说不出的瘆人感。
“喂,苏学霸,过来,我送你回去。”
让苏简没想到的是程璟灏竟然还在楼下等她,他不知什么时候取了一辆银白色的单车过来,单脚撑地,越发显得腿长一米八既视感。
苏简看了看越发昏暗的天色,权衡了一下,还是朝他走了过去,不屑的撇撇嘴“程璟灏,你这富家少爷还骑自行车上学。”
“怎么听起来你挺仇富啊。”
“对啊,我的目标就是消灭你们这些资产阶级。”苏简无语的摇摇头,随后侧坐在了后座上。
“哇,你真的很重哎!我感觉要爆胎了!”程璟灏夸张的蹬了一下自行车,随即一脸贱笑。
“重你个头,是你太虚了!”苏简再次冒出几条黑线,她165的身高,90几斤哪里重了!
程璟灏笑的一脸灿烂,回过头看了一眼苏简, “抓好了,哥哥我带你飞!”随即一路飞蹬,哪有半点吃力的模样。
苏简阴测测的笑了笑,两手随后也掐上了他的腰,“你刚刚竟敢把粉笔灰弄我脸上!”
程璟灏一边回头一边惊恐的张口“你,你干嘛,我在骑车!”
“你不骑车我还下不了手”苏简毫不手软的在他腰间狠狠揪了一把,程璟灏立马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我靠……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啊!”
“对,我既是女子,又是小人!!!”
“痒啊……”
苏简的家并不远,两人打打闹闹了一阵,很快就到了苏简家前的巷子, “好了,你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待会我爸妈看到了就不好了。”
程璟灏随即握住了刹车,一脸诧异的回过头“叔叔阿姨视力不好?”
“嗯?”苏简一时半会没明白过来他这话的涵义?一脸懵懂的望着程璟灏。
“我的意思是……如果叔叔阿姨视力正常的话应该就看得出来像我这么高大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男孩子和你是不般配的。”程璟灏一边骑车逃跑一边心情愉悦的朝比了个飞吻,外带一个闪电桃花眼,看的苏简又气恼又好笑。
“……”从来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看着原路返回的程璟灏,苏简气恼又无奈的摇摇头,心情大好往家里走去。


�                      
  (三)
“哎,苏大班长,你和程璟灏是不是有情况啊……”顾小艾挤眉弄眼返过身来,对着正在数学题里遨游的苏简悄悄低语,一脸八卦。
犓占蛭叛曰夯悍畔铝吮剩?昧肆昧鹾#?缜嵩频?恼趴冢?拔已酃饷徽饷床睿琌K?。”
“小苏苏,你发烧了吧!眼光差!”顾小艾仿佛听到了什么惊天笑话一般,“程璟灏哎,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篮球校队队长,钢琴八级,美术、书法样样精通,再看看颜值,我们班男生站他边上都像陪衬!!他除了成绩差一点,别的都无可挑剔好吧!”
“顾小艾,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花痴了,是语文题太简单了了,还是数学题不有趣了,还是??你看上人家程璟灏了!”苏简一板一眼的回答,心里却发出了王之蔑视的嗤笑,除了成绩差一点???那是你们没到他私下里毒舌自恋又幼稚的样子吧。
“我看上人家,人家可看不上我了!你看人家每天都给你带爱心酸奶!各种进口的零食,下雨了伞直接丢给你自己跑回去,还每个月义务给你出黑板报!!啧啧,小苏苏啊!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犓占蛄?Υ蚨狭斯诵“?奶炻硇锌眨?拔梗?惚鹇宜担?汰Z灏那是要巴结我,抄我的作业,还要我给他辅导功课呢!”像程璟灏那种每天就知道损人不利己的人,她才没有自恋到以为他会喜欢上了自己。
“行行行,单纯,纯洁!!”顾小艾一副正经的模样重重的点了点头,“既然这么纯洁,下午程璟灏有篮球赛,我们一起去给他加油吧!”
虽然千般不情愿,放学后苏简还是被顾小艾硬拉去了操场,此刻操场上已经人山人海,隐隐还听到有一阵又一阵女生的尖叫,“程璟灏,加油!加油!”
“不好意思,让让,让让,我们班的!”两人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恰巧看到程璟灏一个漂亮的线外三分完美入框。
“啊!!太帅了!”现场又是一阵热血沸腾。
程璟灏却像习以为常一般,微笑着和队友击掌,然后又迅速指挥防守,身影灵活敏捷,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和帅气的面孔无时无刻不是场上的焦点。
“苏简,帅得我都要流鼻血了!”顾小艾紧紧的抓着苏简的手臂,淋漓尽致的诠释了花痴这个词。
“得得得,帅你也不用这么用力啊!”苏简甩了甩吃痛的手臂,又伸长脖子看了下比分,虽然对手是高三年级的学长,可是他们高二的竟然逆袭领先了十多分,心下里不由得一阵嘀咕“这小子每天下课就窜出去打篮球,还以为是个花架子,没想到还有点料。”
目光也不自觉的追随着场上奔跑的少年,看他自信的投入一个又一个三分,嘴角也不自觉的跟着往上扬。
程璟灏似乎无意间瞥见了苏简,有那么一刹那的分神,随即向她抛了个桃花眼,又得意洋洋的跑开了。
场上的高三学长见势头不对,立马喊了暂停,随后一群人低声嘀咕了一阵,又重新上场,只是这次全部的防守都放到了程璟灏身上,只可以程璟灏脚长手长,轻易就突破了防守,朝篮板进发。
另一边的两位队员暗地里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故作不经意冲上去的伸出脚,程璟灏一个趔趄直接抱球摔了个四脚朝天,额头顿时破了一道长口子,现场嘘声一片。
“怎么可以这样,说好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这太明显了,欺负学弟算什么!”
牎昂眯奶郯。?屏四敲创蟮目谧印�
牎翱欤?喑ぃ?统汰Z灏去医务室。”宁斯齐立马喊了暂停,环顾了四周一眼,看到了一旁的苏简和顾小艾。
“哦!好!”苏简此刻也被惊吓到了,连忙冲进了球场。
“没事,小伤,我先打完!”程璟灏扶着额头挣扎着欲站起来。
苏简连忙扶住他, “小伤,你不要命了,你看流了多少血!”
“璟灏,没事,你去吧,比分已经拉这么大了,我们绝对会赢,不给你丢脸。”宁斯齐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头,丝毫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队长,我们一定会赢的!”
牋见队友纷纷胸有成竹的模样,程璟灏这才吃痛的咧着嘴,在苏简的搀扶下一瘸一拐朝医务室走去。
牎八昭О裕?阍趺唇裉煊锌绽纯辞蛉?耍?婺训谩!�
“闭嘴,血都流到嘴里去了。”
牋“……”
“好了,先在这里休息一下,这几天额头不要碰水,注意保持干净,不要感染!”到了医务室后,医生给程璟灏伤口细细的清理一番,又涂药敷上了纱布,苏简这才放下心来,交织的双手也不自觉的放了下来。
“怎么,这么担心我啊!是不是突然发现我很帅,被我迷住了!”程璟灏贼嘻嘻的望着一边如释重负的苏简。
“程璟灏你是不是得了正经就会死的病……”苏简一脸嫌弃的白了他一眼,额头一个大补丁还帅个毛线。
牫汰Z灏闻言故作虚弱的靠在病床上 “……哎哟”
牎霸趺戳耍?皇掳桑??灰?耙缴?俊�
程璟灏缓缓的摇了摇头,满脸委屈,“不用了,是心痛,治不好。”
“程璟灏!!!”苏简走过最长的路大概就是程璟灏的套路了,此刻她真的恨不得在他伤口上撒把盐看他还能不能嘚瑟。
“赢了赢了!”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声,老远就听到顾小艾咋咋呼呼的声音,随后一群人挤进了医务室,苏简狠狠地瞪了程璟灏一眼,随后识相的退到了一旁。
“队长,完虐他们!”几个队员开心跑进来和程璟灏一一击掌,这厮笑的一脸鄙视,“使阴招都打不过,小爷我才用了三分功力!”
“又来了……”苏简摇摇头拉着顾小艾走了出去,“就他这样??男神?白马王子??”
牴诵“??酆炫菖荨昂躮an的好吧!多霸气……”
“明天借我的眼药水给你洗下眼睛!”
“……”
(四)
“苏学霸”
“干嘛”
“明天请你帮个忙”
“干嘛”
“当模特”
“????”
苏简没有想到程璟灏竟然参加了全国青年摄影展,还进入了总决赛,但是……难道他要用她的照片去参赛?
纠结了一晚的苏简第二天还是顶着一双熊猫眼爬了起来,一股脑把柜子里的衣服全部倒了出来,一件一件的比划,最后挑了一件碎花及膝短裙,一双小白鞋。
在镜子里面上下打量着,看了看眼眶下的淤青,狠了狠心,拿出了舅妈在新西兰带回来的化妆品,第一次拆了封,涂涂抹抹完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抬眼看了下手机才发现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过了十来分钟,拎着包匆匆就往外冲。
“简简,吃早餐了……哎,今天不是周末,你这孩子匆匆忙忙去哪儿呢!”苏妈端着面条从厨房里出来,只见一道人影闪过,苏简已经不见了人影。
这孩子,咋咋呼呼的。苏妈看了一眼手中的面条,无奈的摇了摇头又端回了厨房。
牎拔梗?缓靡馑迹?赐砹恕!彼占蛏掀?唤酉缕?芟侣ィ?汰Z灏正拿着单反对着院子里一颗老榕树细细调整焦距,他身着一连白色休闲连帽卫衣,下面一条浅灰休闲裤,简单的打扮却又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他闻言放下了手中的单反,一转过头看到苏简呆楞了片刻,然后发出了杀猪般的爆笑,“我说,苏、苏学霸,你在脸上开染坊了嘛,哈哈!”
“程璟灏!!我警告你,你再笑一句”
“我,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哈哈!”
苏简看到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程璟灏怒火中烧,她第一次化妆怪她咯,还不是因为他要参加全国摄影比赛,她不想他拖后腿!!再说了,她可是义务帮忙,这厮竟然敢这样嘲笑她,气得她扭头就走。
程璟灏这才慌了,连忙拦住苏简,“姑奶奶,我不笑了,不笑了成不,我只是觉得你素颜的样子比现在漂亮多了。我错了,错了!”
犓占蛩α烁龃蟀籽鄹??耙?堑孟衷谑悄闱笪遥 �
“好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我们走吧”
“去哪”
牎坝卫殖。 �
牎坝卫殖。浚浚俊�
半个时辰后,苏简和程璟灏站到了游乐园的门口,这会看着高耸入云的摩天轮和升降机,腿已经开始哆嗦“什么照片还得来游乐场拍啊!”
程璟灏看到苏简一脸怂样,眼珠一转,一脸坏笑,“我们先去玩过山车吧!”
“不要吧……”
“海盗船……”
“不好吧……”
“升降机……”
牎安弧??�
“那你说玩什么……”
“哈哈”苏简尬笑两声,“我觉得,旋转木马就不错”
牎啊??�
最后,苏简在旋转木马上笑的不亦乐乎,程璟灏责站在一边直冒黑线。
“程璟灏,上来!”
“太幼稚了,我才不去!!”程璟灏傲娇的扭过头,一边默默心疼门票钱,花几百大洋进来坐个旋转木马……
结果他还是太天真了,不仅是旋转木马,还有碰碰车,蹦蹦床,一切一众小朋友聚集的地方。
最后结束的时候,程璟灏全程陪同参观,偶尔看到好的角度抓拍几张,苏简已经玩的精疲力尽,“程璟灏,你们这次摄影展是什么主题,我实在联想不到???难道是美少女!”
程璟灏侧着头深奥的笑了一下,摄影的主题叫“童真!!”
苏简诧异的叉着腰“童真!你拍我干嘛,你去拍小朋友啊!”
“你难道还不够幼稚……”
“……”
“你给我看下”
程璟灏嘚瑟的关上了相机盖,“不给,我怕丑到你了!”
“你信不信我告你侵犯肖像权。”
“你的肖像权已经被我用门票买了!”
“……”
苏简那年最后也没能看到程璟灏交上去的照片,两个月后,全国赛比赛结果出来了,她还特意兴致冲冲跑去问程璟灏,结果那货骚包的回了一句,“你觉得你这么丑可能得奖吗?”
她失落之余还狠狠的揍了他一顿,“你简直是极品人渣!!!”
最后,苏简恶狠狠地补了一句,顺带三天没和他说话。
可是,三年以后,苏简在艺术课上突然看到了那张收录在了历届摄影大赛金奖里的照片,主题是“暗恋”,照片里的她坐在旋转木马上毫无顾忌的大笑朝前方摆手,阳光笼罩着她飞扬的发丝,照片的题目简单,“你在笑,我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看你笑”,苏简当场哭出了声音。
(五)
高二日子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一下飞逝而过,一转眼进入了充满硝烟的高三。
全班同学的位置换了又换,而程璟灏仗着学渣的身份一直光荣的坐在苏简的旁边,大家都进入了紧张的备考阶段,只有程璟灏依然吊儿郎当,有兴趣的课程就随意听听,没兴趣的课程就拿着他的小画册的写写画画。
殷魔女左叮咛,右嘱咐要苏简好好辅导程璟灏,苏简则早在心里翻了无数次白眼,她上辈子一定是欠了程璟灏什么东西吧!
“程璟灏,我觉得你就是一条咸鱼。”
“咸鱼多好,还可以下饭!!”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谢谢夸奖!!!”
犆看嗡占蛳胍???嗍湟坏愫煤醚?疤焯煜蛏系乃枷耄?汰Z灏就顾左右而言其他,紧接着该干嘛干嘛,学习成绩照样倒数,苏简都有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心累感了。
“苏学霸,你想去哪所学校!”一下课程璟灏突然探头探脑的凑了过来。
“武大”苏简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听说武大的樱花很美,一定会很漂亮吧。
“你呢?”苏简突然放下手里的笔,泛着水光的眸子带着丝丝的好奇。
程璟灏挠了挠脑袋,“我啊!你也知道我的成绩,上不了那么好的大学,但我也可以考到和你一座城市去啊。”
“呃?”苏简诧异的瞪着眼睛望着他,心突然在那一刹那跳漏了一拍。
话刚落音,程璟灏好像才突然反应过来,耳边泛着潮红“那个,我的意思是……”
“叮……”上课铃声掐着点响了起来,程璟灏这才讪讪的闭上了嘴,将剩下的话吞回了肚子,苏简也把目光转回了桌面,悄悄舒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苏简正想站起来出去放松一下,一股熟悉的暖流汹涌而出,她立刻神情尴尬的坐了下去。
备战高考,竟然忙的连大姨妈哪天来都忘了,今天还穿着白裤子,简直了……
“小艾,小艾过来。”
顾小艾蹦哒着走了过来,看着神色异样的苏简连忙关怀的闻到“怎么了?”
犓占蚓×垦沟土松?簦?澳愦?歉隽寺穑俊�
“你来大姨妈啦!”顾小艾咋咋呼呼的随口一句。
“要死啊!小点声”苏简看了一眼趴在一边睡觉的程璟灏,狠狠地捏了一下顾小艾。
顾小艾龇牙咧嘴的抽气了一声,“好好好,可是还有两节课呢,学校外面便利店才有卖,现在又出不去,怎么办呀。”
苏简懊恼的抓了抓头发,随即默默的趴在桌子上,“你先回去吧,我熬两节课算了。”要怪只能怪她太粗心了。
顾小艾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后施施然走了回去,苏简正想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旁边突然递过来一件衬衣丢她桌子上,然后就看到程璟灏风一样的冲了出去。
“这小子,是不是偷听我们说话了”苏简狐疑的拿过衣服,看了看自己的白裤子,脸上冒出了阵阵热气,想了想还是将他的黑白格衬衣系在了腰上。
“同学们,看好了。我要变形了。”上课十分钟,数学老师正龙飞凤舞的在黑板上写着公式,苏简则望着一边空荡荡的座位心里七上八下。
一转头,恰好看到程璟灏猫着腰从后门钻了进来,随后巧妙的从座位下钻了回来,递了一个黑袋子给她,还顺带买了一个新水壶,里面装满了开水,他的额头还挂着豆大的汗珠,看样子跑了很远的路程。
“呼……哪个班的小兔崽子,竟然敢爬围墙,被我抓到就死定了。”
保安大叔随后上气不接下气的从窗口跑过,口里还叨叨叨着,程璟灏悄悄用书挡住脸然后朝苏简咧嘴一笑,无声比了个口型“不用谢!
苏简用热水轻轻放在了腹部,那一刻,她才隐隐的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正慢慢又不可避免的侵占她的心房。

(六)
“习惯还是喜欢?”
犓占虻谝淮紊峡巫呱窳耍?晷愕淖旨2恢?痪蹙驼庋?氏衷诹吮始潜旧希???毓?窭矗??Υ掖矣帽释砍煽床怀鲆坏愫奂5暮谔俊�
“苏简,清醒一点,再过几个月就高考了”。她拍了拍自己嫩白的脸,又重新把目光投向了黑板。
一旁的程璟灏却不知死活的递过来一张纸条,“艺考开始了,我准备去试试”
苏简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将纸条揉成了团,丢进了抽屉。
程璟灏等了许久没有动静,看了一眼认真听课的苏简嘟了一下嘴,又静静地侧着身子趴下去了。
下课铃声愉快的响了起来,程璟灏立马扑了过来,苏简甚至还能闻到他衣服上淡淡的清香。
程璟灏一脸期待的卖萌,“你看到没有?有没有什么要鼓励我的!”
苏简翻了个白眼 “咳,艺考??你??确定不是去吓人的”
“我就说你这人肤浅吧,只看得到我华丽的外表,看不到我优质的内涵,鄙帅在钢琴界、美术界、篮球界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苏简无力的扶着额头,她真是疯了吧,竟然觉得对他有好感!!
“我看你是厚脸皮打遍天下无敌手……”“我……你就等着看我凯旋而归吧!哼”
苏简本来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没想到隔了几天这厮真的请假去赴艺考了,然而这都不算大新闻,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就是因为这件事让殷魔女痛心疾首,然后决定马上将苏简和程璟灏调到了两个最远的地方。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月假即将到来,全班同学热火朝天开始了大扫除,一个同学咋咋呼呼提着垃圾篓从过道跑过,一不小心将程璟灏堆在桌子上厚厚的一沓课本带倒在地。
然后就有人惊呼,“咦,这里竟然还有一个画册,不过这个人怎么这么像……”说完他诡异的转过头望着苏简。
苏简正好在抹桌子,也不以为然,她经常看到程璟灏上课用铅笔涂涂画画,只当他是闲的蛋疼找点事情消遣,这会大家随便看他的画册,她只觉得这些人不尊重别人的隐私,正想伸手把画册拿过来,只见突然越来越多同学挤了过来。
“哇,这不是班长吗?睡觉的,看书的,做笔记的,这么多肖像画!”
“哦!原来你们两个偷偷在谈恋爱啊!”
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
苏简眉头一皱� “说什么呢!”随即走上去将画册抢了过来,只看里面已经画了厚厚的一沓纸,每一页都是她,生气的,开心的,沉静的,栩栩如生,跃然纸上。
心突然不受控制的剧烈的跳动起来,指尖也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羞愧还是因为别的。
“你们吵吵什么呢!”
殷魔女突然从后门探出头来,随即快步走了上来,苏简还没来得及将画册收到身后,就被殷魔女一手夺了过去。
很快,教室里静的只剩下她翻动画册的声音,过了良久,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苏简,“来我办公室一趟。”
殷魔女的话很官方,就是诸如快高考了,要以学习为重,不要因为不切实际的事情耽误了学习等等。
苏简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她也没有辩解,虽然这件事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她默默的低头听着殷魔女语重心长的讲了半个小时,然后又回到教室将座位搬到了讲台下面,一句话也没说。
班上的同学三三两两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几个噤若寒蝉,也不敢多言,匆匆拿起书包就溜了回去。
苏简坐在空荡荡的教室,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倒计时,突然觉得剩下的日子是那么难熬。
可是,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的眉间染上了一闪而过的笑意,然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七)
程璟灏回到学校已经是好几天以后,当他习惯性的走回座位,却发现身边早已经换了同桌,而班上同学都用一种不可描述的眼神望着他。
“你怎么回事,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发信息也不回,出大事了。”宁斯齐悄悄的走过来,压低嗓音拍了拍程璟灏肩膀。
程璟灏一脸迷茫的抬起头,怎么几天不见,大家看他和见鬼了一样。“怎么了,手机去外地打停机了,还没来得及冲话费呢。
宁斯齐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挠了挠头硬是没挤出一个字来,他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有屁快放,便秘吗?”程璟灏看了一圈,终于在讲台下面发现了趴在桌子上的苏简,心下里一咯噔,皱着眉头望着宁斯齐,一脸你再不说我就自己去问的架势。
“你画册……被殷魔女没收了。”宁斯齐说完后就看到程璟灏刷的一下变了脸色,冲动的站起来就欲往外冲。
宁斯齐连拉带扯将他按回了座位,“干嘛呢,你别把事情闹大了,苏简可是因为这事挨了好几顿批了。”
程璟灏紧握着的拳头松了又紧,最后还是无力的垂了下去,“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一天相安无事,殷魔女也没有再找程璟灏麻烦,苏简在座位上呆了一天,一下课她就匆匆拿起书包走了出去。
她不是不想理程璟灏,而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
低着头杂七杂八想了一路,还是没理出个头绪来,不知不觉就到了家门口的巷子,一偏头就看到程璟灏推着单车不远不近的跟在身后,也不知道跟了多久。
见苏简看到了自己,程璟灏先是尴尬的将单车停在了一边,然后故作轻松的走了上来,“你想什么呢,要是坏人跟着你,你早就被打劫了。”
“咳,你考的怎么样。”苏简想接话,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找了个话题。
牎跋裎艺饷此У睦鲜σ话阒苯痈??!�
牎啊??�
犓占虿⒚挥邢裢?R谎?』厝ィ?饺讼萑肓硕淘莸某聊?�
“哈哈,其实那个,苏学霸我想说,那个画册就是……你知道的,我……嗯上课比较无聊,你又离得比较近,我只是拿你肖像画练手罢了,呃,你看我这不是艺考去了,我都是,就是练手。”
牫汰Z灏语无伦次的解释着,苏简却还是听出了重点,一时楞在原地没有接话。
“你,你不会自作多情了以为我暗恋你吧,像你这种学霸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呃,我喜欢淑女一点的,哈~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程璟灏说完以后突然就想抽自己几个巴掌,这都什么跟什么!
苏简双手紧紧扣着书包带,脸上狼狈一闪而过,随后她又挺起了背,皮笑肉不笑的张口“你以为我像你这么自恋,不过。我们还是暂时保持距离吧,毕竟人言可畏,又要高考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剩下在原地一脸懵逼的程璟灏,像个雕塑一般久久没有动静。
高三的日子紧迫而又艰苦,对于程璟灏而言亦是度日如年,他偶尔也开始听课,也很少打球了,更多的变化是他和苏简的关系。
多少次他笑脸迎上去却依旧换来苏简一脸漠然,久而久之班级同学都知道程璟灏和苏简由原来班里的欢喜冤家变成了话不投机半句多的陌生人。
苏简也像变了一个人似得,每天都埋在书里面,似乎外面的世界都与她没有半点关系,只是在很多的夜深人静,大梦初醒的时候,她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梦里那个熟悉的人,然后就是无奈,自嘲和平静。
日子像洪流一般倾泻,黑板上的数字由三位数变成了两位数,最后成了个位数,高考最终势不可挡的到来。
一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考试就这样结束了,可是考完了,除了如释重负,心里却空荡荡的,仿佛丢了什么一样,这份失落感经久不散,像是感叹散场的青春,亦或是散场的友情和来不及萌芽就浇灭了的爱情。
考完后的第二天,殷魔女组织班上同学聚会,大家一起唱歌喝酒,祭奠过去一起逝去的岁月,迎接一轮新的征程。
苏简也跟着开心,喝了几口啤酒,她不怎么会喝酒,几口下肚已经有点头晕了,扶着桌子踉踉跄跄往门外走去。
“苏学霸”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苏简努力睁着模糊的眼睛, “程,程璟灏。”
“这个是Eason演唱会的门票,你不是一直想去看,我……我有话对你说,如果你来的话。”
牫汰Z灏将门票塞到她手里,然后像是怕被拒绝一般,飞也似得走开了。
苏简看着手里的门票忡怔了一会,记得那时候她和程璟灏还是同桌,她带着耳机在做题,程璟灏突然凑了过来拔了耳机塞到自己耳朵里。
“哎,你也喜欢Eason的歌吗?”
牎岸园。?业氖只?锒际撬?母瑁?任冶弦盗耍?揖腿タ此?难莩?帷!�
手心突然就潮湿了,苏简望着程璟灏的背影,默默的收起了门票,酒似乎也一下就惊醒了。
演唱会那天下起了毛毛雨,苏简选了一条新买的蝴蝶结连衣裙,忐忑的坐上了出租车。
她不知道心底隐约的雀跃是什么,可是又想起程璟灏在小巷子前说的那些话,明亮的眸光一下黯淡了下来,人最怕的就是这种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落差感。
少女敏感的心事,就好像只能绽放在夜里的昙花,偶尔一现,更多是平淡而不可言述的。
因为下着雨,路上堵车严重,等她到达体育馆的时候门口只剩下寥寥几个人,并没有看到程璟灏的身影,她在门口等了半晌,人越来越少,她想了想还是掏出了手机。
手机嘟了几声,然后就变成了忙音,再打过去就是关机。
“这家伙,不会放我鸽子了吧。”演唱会已经开始了,苏简却突然没了心思,坐在门口的石阶上,直到已经有人陆陆续续走了出来。
眼里像突然进了砂,她撑着发麻的腿站了起来,反手把门票丢进了垃圾桶,然后抹了下眼睛,顺着人流缓缓的走了出去。
“程璟灏,我这辈子都不想理你了!
只是苏简没想到,这样随口的一句话,竟然一语成谶。
 
  (八)
高考成绩出来了,苏简如愿以偿的考上了武大,各种祝福接踵而至,只是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从那晚以后,程璟灏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信息,没有电话,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拨过去,还是一如既往的关机。
苏简偶尔还会自嘲,难道他因为没有及时赴约,所以才不敢接电话吗?
想了一万种可能,直到有一天告诉了她一个最不可能的答案。
“简简啊,来多吃点,上大学了可就不能经常吃到妈妈做的饭了。”苏简的妈妈是个平凡的家庭妇女,对这个家,对苏简却是尽心尽力,倾尽所有。
苏简吃了几口,越发觉得没有心情,看到苏妈期盼的眼神又不好拒绝,有一口没一口的往嘴里塞着。
苏妈叹了一口气,像是想起了什么,“哎,简简你不是59班的吗?我今天在菜市场听卖菜的刘姨说你们班一个同学出车祸去世了,好可惜,听说是个帅小伙子,对,还和你考上一所大学了,不过他是通过艺术招生进去的。”
苏简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手里的筷子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一时没了表情喉咙像突然堵了什么一般,声音晦涩而颤栗“妈,他叫什么名字。”。
苏妈看到苏简的样子吓了一跳,只当她是接受不了这个噩耗,随后仔细回想了一下,“不记得了,只知道是说去看什么演唱会路上出的车祸,车子是他爸给他新买的,撞他的司机喝了酒,已经被拘留了。”
“简简,简简你怎么了,没事啊!别哭”苏妈一抬头,就看到苏简早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这个夏天,大概是苏简过得最难过的一个夏天,她每天沉沉睡在床上,无数次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每次醒来躺在床上,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又悄然袭来,然后又是偷偷躲在被子里泣不成声。
她没有再参与任何的活动,也没有和班上的同学再联系,她只希望是她听错了,或者是妈妈听错了,“程璟灏,你这个学渣怎么可能考上武大,一定不是你对吧。”
“简简,简简开门,你同学来看你了” 苏妈推了推房门,朝齐斯宇歉意的笑了笑。
“苏简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你们班过世的同学和她关系比较好,她都这样半个月了,每天把自己锁在房........”
“齐斯宇”
门突然被拉开,苏简扯出一个难看的微笑“你怎么来了。”
齐斯宇朝她点点头,面色凝重,掩饰不住的疲倦和悲伤。
那天齐斯宇和她说了很多,比如程璟灏已经暗恋她三年了,比如程璟灏本来一毕业就要出国留学,但是为了她背着家里去考了艺考,比如演唱会那天程璟灏是想要和她告白.......
“程璟灏这家伙,其实是个胆小鬼,他就敢和我说说,他怕你不理他,但是他现在走了,我想他一定很后悔没有来得及和你开口,不管你喜不喜欢他,我都想帮他转达给你”
临走的时候,齐斯宇交给苏简一个画册,那是程璟灏毕业后像殷魔女讨回来的,齐斯宇说“叔叔阿姨也看到这个相册了,他们让我转交给你,还说,希望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去看看他,怕他孤单,他生前那么闹腾的一个人。”
说完以后齐斯宇掉头就走了,眼角一片潮红。
苏简不知道她是用什么心情听完这些话的,齐斯宇走后,她抱着画册坐在椅子上一页一页的翻看,在相册的最后一页,画着两个人,一个是她,一个是他,背景是武大樱花树下,两人静谧的走在一排,右下角写了一行小小的字“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那天的风突然变得好大,一如苏简酸涩的心情,她在坐在椅子上想了很多很多,最后沉沉的睡了过去,梦里一片樱花粉嫩,树下两人携手而行。
最后,苏简还是鼓起勇气顺着齐斯宇留给她的地址找到了程璟灏的陵园,那天她还是穿着那件蝴蝶结连衣裙,那天程璟灏没有看到,她想给他看看,听他说“苏学霸啊,你竟然也穿得这么淑女了。”
可是他什么也说不了了,就那么孤单的躺在那里,照片上的他依旧笑的如同春风,苏简心里却像压了一块千金重石,几乎喘不过气来。
“程璟灏,你这个大坏蛋!”
苏简哽咽着蹲在了地上,“你知不知道那天我等了你多久,你为什么要违约!”
“你不要走好不好,我答应你,答应你。”
“对不起,我本来不想让你看到我哭的,可是我忍不住。”
苏简一个人絮絮叨叨了很久很久,可惜再也没有声音回应。
最后的最后苏简已经声嘶力竭,她站起身来俯下身子摸着墓碑上的照片,含泪带笑,“对了程璟灏,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也喜欢你。”
天空没有煽情的下雨,依旧阳光明媚,一如记忆中的少年,可是苏简知道,她的天空再也不会有程璟灏在的时候那么明朗。
风有点大,吹乱了她细碎的发丝,苏简最后看了一眼那座静默无语的墓碑,转身走下了山,只剩下那束还没有完全开放的雏菊孤零零的在坟前摇摆。
再见,我的少年。
安好,天堂的你。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http://www.mw13.net/aiqing/38764.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最新文章
真爱一一总来的无声无息
四月,我在原地等你
爱,就是不断地感动
旧模样
哪年何月陪我他青苔
每个爱过的人都是勇敢的
春暖花开,等你归来
心中的女孩1
频道总排行
400电话被用在哪些方面?
我是外地的,也可以申请你们的400电话吗?
400电话信号如何,平台是否稳定呢?
办一个400电话要多少钱?
开通移动400电话最快要多久?
怎么样才能申请95开头的电话?
企业能否通过400电话进行传真?
400电话漏电信息功能怎么用?
随机推荐
一厢情愿,愿赌服输
梨花落月
我在天堂向你求婚
静爱是一种优雅
你是否相信我早
错过那个人
爱,在某个角落
暗恋
最新更新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版权所有:天津鹏通科技有限公司 津ICP备080023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