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名家散文 >

龙应台星夜

   

  回到家,我把星夜摊开,仔细端详。从色彩和结构来说,仿得还真像,该有的笔触,显然一笔都不少。散文网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龙应台星夜,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2009年09月24日1502

  他把好几幅画在地上摊开。小店原本就挤,三张画铺在地上,我们就不能转身,一转身就要踩到画布上了。“这一幅,”我指着凡·高的星夜。他说“一百块。”我说“六十块。”他做出夸张的痛苦的表情,指着地上的星夜说,“你看看你看看,画得多么好,画得多么像,就是颜料钱也不止六十块呀小姐。”我说,“那好,我们再逛逛。”他一把拉住,说,“算了算了,就六十块吧。”

  油彩很浓,他用一张薄薄的塑料膜覆盖在画面上,再把画小心地卷起来。

  我走出小店,踏入画家村的街,一整条街都卖画,颜色缤纷,琳琅满目,气氛像成衣市集,只是挂得满坑满谷的不是衣服,是画。据说是一个奇人在这深圳的边缘荒村专门模仿凡·高的画,画得多,画得像,以至于国际媒体都纷纷来采访这中国深圳的“凡·高”。没几年,荒村已经变成画家一条街。凡·高的画,人人能画,从这里批发到香港的小摊上,和开衩的旗袍、绣着五彩金龙的衬衫、缎料的面纸盒等等“中国风味”礼品混在一起,卖给观光客。

  回到家,我把星夜摊开,仔细端详。从色彩和结构来说,仿得还真像,该有的笔触,显然一笔都不少。如果——我将窗户打开,让海风吹进来,因为画的油彩气味还呛鼻——如果,用科学的方法鉴定,仿画的人功夫确实好到完全逼真,好到任何人都看不出破绽来,我是否能被这幅星夜感动呢?

  爱上星夜,是有过程的。住在大海旁每天看日落月出,就发现有一颗星,总是在黄昏时就早早出场,那样大,那样亮,那样低,使我疑惑它是不是渔船顶上的一枚警示灯?是不是一架飞机停在空中探测气候的动向?是不是隐藏在山头里只有云破时才看得见的一盏隐士读书的火?那颗星,低到你觉得海面上的船桅一不小心就会钩到它。

  太阳沉下去,月亮起来时,星还在那里,依傍着月亮。不管那月亮如何地艳色浓稠,这颗星还是堂堂正正地亮着。

  有一天黄昏,一个天文学家在我的阳台上,我们一同看那轮绯霞绚烂的夕阳在星的陪同下,从云到山到海,冉冉层层拾级而下。他说“海面上看金星好亮。”

  我吃一惊,啊,原来它就是金星,维纳斯。无知的人,朝朝暮暮看着它,却不知它的身份。今天知道了,跟它的关系可就不一样了。

  我赶忙上网去看凡·高的星夜,因为我记得,他画的是金星。

  凡·高在法国南部的精神疗养院里,写信给他的兄弟“今天早上,天还没亮,我在窗口看了很久,窗外什么都没有,唯有一颗金星,好大的一颗星。”“夜,”他说,“比白天还要活,还要热烈。”

  如果我失眠,披衣起身,走进沁凉的夜里;如果我凑巧走过一个大门深锁的精神病院,那么我一仰脸就会看见在黑沉沉的大楼上有一扇开着的窗,窗口坐着一个孤独的人,正在注视大地的荒芜和人间的荒凉,只有夜空里的星,有火。他说“看星,总使我神驰……我问自己我们摊开地图,指着其上一个小黑点,然后就可以搭乘火车到那个点去,为什么我们到不了那颗星呢?我们难道不可以搭乘“死亡”到星星那一站?”

  三十七岁的凡·高真的买了一张死亡的单程票,说走就走了,行囊里只有煎熬的痛苦和无可释放的热情。星夜,在我看来,其实是一幅地图——凡·高灵魂出走的地图,画出了他神驰的旅行路线从教堂的尖塔到天空里一颗很大、很亮、很低的星,这颗星,又活又热烈,而且很低,低到你觉得教堂的尖塔一不小心就会钩到它。

  我会被深圳画家村的星夜感动吗?

  换一个问法如果科学家能把一滴眼泪里所有的成分都复制了,包括水和盐和气味、温度——他所复制的,请问,能不能被称做一滴“眼泪”呢?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http://www.mw13.net/mingjiasw/43155.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本站为你推荐
余光中西欧的夏天
名家励志散文
余光中西欧的夏天
汪曾祺跑警报
汪曾祺昆明的雨
写景散文3篇
延伸阅读:
龙应台星夜
最新文章
离去。
冰激凌蛋糕乐园
腰带
眼泪知道
捕 鸟
枯心|{友情篇}----自从
小黑
无题
频道总排行
老舍头一天
雪浪花
一个奇异的梦
冬晚的别
开门雪尚飘(一)
老舍想北平
假女再做一次女孩
毕淑敏爱怕什么
小吹牛
春水全集
随机推荐
最新更新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版权所有:天津鹏通科技有限公司 津ICP备08002309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