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亲情散文 >

回乡探母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遵纪守律,是警察的天职;常回家看看,则是为人子女的天职!希望和我一样工作在外的同事们常回家看看,子欲养而亲不待,别让我们忙碌的理由成为日后长久的遗憾!

  千年等一回

  临窗,凝望!时间悄无声息地走向了夜晚。一轮明月,洒下它清澈的光辉;几颗星辰,放出它皎洁的光华。在这个寂静的冬夜,我拿起手机拨通了母亲的电话;母亲问我,这个休息日我们是否回家;我不暇思索地答应了母亲,回去,母亲高兴了。

  母亲,执着地恋着她的家乡,热爱她生活过一辈子的乡村。她现在的住所,离我们这并不远,也就三十几公里,一小时的路程,房子是今年夏天妻子为母亲在集镇上买的。母亲说,住在我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习惯,还是住在老家更自在,到处都是熟人,什么都方便。

  妻子,还是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了,带着买好的排骨,和我一道回家看望我的母亲;带着她父母喜爱的猪脚看望她的家人。妻子说,带一点吃的,比给钱给物更实在,管用。

  母亲,早早地就望着我们回来,过了这个年就80岁的母亲一点也不邋遢,房子打扫得整洁而干净,走进母亲的屋子,洁净的地板上放着我最喜爱吃的蔬菜,母亲知道,他的儿子喜欢吃什么样的菜。

  母亲出去了,是到集市上去找姐姐去的。隔壁的王奶奶和母亲很是要好,走过来和我拉起了家常;她说,我的母亲真是贤惠的女人,不多言,不多语,不说任何人的家长里短;她还说,一到晚上,她就牵着我母亲的手,同去附近的大街上看演戏。

  母亲还在菜市场上,她是算好时间的,她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到家。我们赶紧做一些母亲做不了的事。小镇上房产建设不规范,楼房拥挤不堪,阳光少,家里的被子需要搬到别的地方晒,母亲搬不动了,被子板结而冰凉的,我们晒了六七床的被子,剩下的,准备下次再晒。

  母亲回来了,带回来几条活蹦蹦的鲫鱼,她知道,我喜欢吃冬天的鱼冻子。刚才,就在我上街寻找她的时候,我们错过了。见我们俩都回来,母亲很高兴,还是和往常一样,说着同样的话题,问我们吃了早饭没有;又问起了儿子在外的事情,小孩子是不是想家了,她说,她也想她的孙子。

  母亲和她的孙子也就是我的儿子感情很深厚,自从我的儿子一出生,就由我的母亲带,20年的时间,吃饭、穿衣、上学以及买东西,哪一件都少不了母亲的操劳,母亲说得实在,她的孙子就是她全部的生活;而她的孙子一天看不到她,就会问,奶奶去哪儿了。

  母亲,养大了她的儿子,又带大了她的孙子,更是舍不得她的儿媳妇。一会儿,她就用麻利的手,陪着我的妻子做好了四五个可口的菜,只等我吃饭;而我,也希望母亲做一点小事情,舒展她的手脚,于是我便落了个闲。

  说到母亲的手,一丝伤痛、一丝遗憾就缓缓地袭上我的心头。那时候,我的孩子刚出生,母亲就来到我白湖的家,帮着我们料理家务,照顾我的孩子。我的家住在姥山的山腰上,房子潮气大,于是母亲就落下了类风湿关节炎的毛病。

  隔别的王奶奶看到我母亲的手,一个劲地称赞我的母亲,她说,我的母亲可是天底下最坚强的女人。当时,母亲知道家里条件差,就偷偷地隐瞒了病情,等到多年后,母亲的手指就逐渐扭曲成了兰花指,再后来,整个手指弯曲在一起变成了卷曲的陀螺,再也无法医治了。

  尽管是兰花指,或是卷曲的陀螺,可是中餐还是很快就做好了;妻子的哥哥也打来了电话,一再请我们到他那儿吃饭,我们相隔很近,步行也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我说,回到家就是陪母亲吃一顿饭,说几句话,聊几句家常,今天我一定是陪母亲在一起了。

  母亲,年龄越来越大了,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这是生命永恒的规律,因此,每次回家时,我都是特别珍惜,珍惜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能够和母亲在一起吃饭,造一个好气氛,听着母亲的陈年往事,这就是我要做的!母亲说,不当官不要紧,少挣钱不要紧,要紧的是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地过日子。

  母亲和我们在一起吃饭,显得很高兴,胃口也很好,但母亲在吃喝上很有分寸,母亲说,年老了,吃得太多会吸收不了;母亲精瘦精瘦的,从来不吃零食,就是遇到可口的,也只是尝一点。

  母亲,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想方设法地做最可口的饭菜,而且还忘不了在我们走的时候,给我们带上一点;母亲知道,我最喜欢吃农村菜园里的菜;妻子也说,家里种的菜,就是比白湖的蔬菜好吃,有滋味。

  午饭后,我陪着母亲一起去姐姐家;乡下的阳光,照在我的脸颊上,温暖而和煦,灿烂得如同到了春天;姐姐不在家,我们走进菜园里,我动手,母亲也动手,弄了一篮子的蔬菜。母亲说,姐姐家的蔬菜是有机的、绿色的,吃起来有香味。

  从我家到姐姐家,路不远,但需要过马路,我牵着母亲的手,左看看,右瞧瞧,小心翼翼,就像母亲年轻时牵着我的小手一样;母手牵我手,我手牵母手,不一样的牵手,牵连的却是一样的亲情和血脉。母亲走起路来,虽不是健步如飞,但并不老态龙钟,根本不像是80岁的老人。

  母亲,虽年岁已高,可耳不聋,眼不花,一点也不老迈,走起路来似乎有使不完的劲;这使我想起了母亲受了太多的苦痛,在贫困的一生中寄予了我太多的希望,柔弱的脊梁上又承担了太重的责任。

  母亲年轻时,和父亲的结合,那真是惺惺惜惺惺,贫农惜贫农,破屋无所有,疾病缠苦穷苦与难的门当户对!家庭的贫困,父亲的疾病,善良的母亲承担的只有是无穷无尽的劳动、没完没了的操劳,以及日思夜想的精打细算。

  那时候,乡下妇女做过的活儿,勤劳的母亲都做过;妇女没做过的活儿,为了生活,母亲还是要做。拔秧与割稻、耕种与晒场、种菜园、挑大粪、种蓖麻换香油、用鸡蛋换咸盐,喂过猪、放过牛、种过麻,夏夜里挣工分、冬夜里纺棉纱......只要是能想到的,母亲都做过。

  傍晚的时光,暖暖地泻在我的脸上,泻在穿街而过的永安河上。这时,住在河畔的姐姐来看望我,也是来看母亲;有母亲在,就会有亲情,就会有其乐融融的大家庭,就会有说不完的欢声和笑语,就会有走不完的来往与聚合。

  这一天,我和母亲在一起,母亲是幸福的,我也是幸福的,一家人都是幸福的。幸福的钟声就像勤劳的母亲一样,永不停息地旋转着;指针滴答滴答地舞动它的翅膀,如同飞翔于蓝天的小鸟,发出节律的婉转啁啾;又如永安河畔的流水,潺潺地述说着流连忘返的故事。

  次日的午后,当我们要回单位的时候,母亲说,不是有四天吗?我说,改了,是三天,在单位就休了一天。母亲点了点头。我从母亲的眼神中,看到了她无限的眷恋和恋恋不舍的感情。

  灵变的天气,也懂得人性,更懂得真情,昨天还晴空万里的天空,已灰蒙蒙的一片,毛毛的雨丝,从天空中一滴一滴地落下,如同人间的情丝从空中一缕一缕地飘下,述说着一段不愿别离的故事。

  我走了,母亲执意要送,思维清晰的母亲愣愣地站在马路上;汽车的喇叭,响起了一声短促的嘀音,提醒了我和母亲,看着母亲不舍的身影,我向母亲挥了挥手,对母亲说,过几天就回来!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http://www.mw13.net/qinqingsw/17441.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本站为你推荐
爷爷,时光,暮色晚
买菜记
那个听话的孩子有福了
母亲,您辛苦了
下一站的幸福
中元
最新文章
一杯浊酒掩烦忧
一切都会过去,唯有你的爱
父女两地书(56)
父爱如山
长兄如虎
那年冬天的一场雪
母亲小传
带着孩子看爹娘
频道总排行
驮盐路上古老的故事
父亲的泪
晚年
曾经梦中发生过
游子思家
父女两地书(78)
童年趣事琐忆
初到巴青——我至亲至爱的第二故乡
再忆奶奶
母亲河正值花期
随机推荐
北风,别再让我忘记
南瓜蔓,南瓜情
冬夜,想起妈妈做的炸酱面
怀念奶奶
逝去的记忆,再寻的回忆
我的父亲
写在姐姐霍玉花一周年忌日
有一天,终究会来
最新更新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版权所有:天津鹏通科技有限公司 津ICP备08002309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