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亲情散文 >

面条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草木萧瑟,北风刺骨,天空黑沉沉的,静静望去,看不见一片云彩飘逸的身影。

  模糊记得那年,我八岁,弟弟六岁,由于家里穷,还没有筹够上学的钱,天天在门前玩耍。不久后,妈妈爸爸为一家人的生活,无奈南下打工,留我们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开始了另一段艰辛的生活。

  那些年,奶奶很辛苦,天天在地里忙碌,从无休息。春去秋来,收获的季节到了,可是由于夏季干旱,奶奶又没钱买肥料,每年的粮食都不够吃。刚开始借了一百斤包谷,但不到一个月,一粒也不剩。再后来,再去借,别人再也不愿意,说是,担心我们家还不了,打发我们到别处去看看。

  夜幕降临,浓雾四起。奶奶带着我们到处借粮食碰壁后,让我们先回家,她再到处问问看看,希望有所收获,度过这个冬天。步行一个小时,终于到外公家,还没坐下。外公就说,父母打工的工厂倒闭,没有寄钱回来,他也没办法。夜深人静,奶奶没有电筒,摸路回到家里。她不敢停息,因为明天就要过年了,家里什么也没有。明天过年了,别说大鱼大肉,最起码要让我们吃一顿饱饭,不至于大过年挨饿。奶奶开门,从枕头下,翻出一根没电的电筒,又打算去三爷爷家,碰碰运气。一分钟交谈,说明来由,奶奶被挡在门外。三爷爷强硬地说,他家有粮食,但是不借奶奶,因为奶奶还不起,他家白白损失,太可惜。奶奶苦苦请求,说了很多好话,三爷爷头也没回,瞬间关上了门,端起碗和家人开始吃晚饭,笑声不断。奶奶尴尬走开,准备回家,路过隔壁老王家,准备去坐坐,闲聊一会儿,没想到,老王的老婆远远看见奶奶,借故去了邻居家,奶奶离去,方才回来。这就是属于那个年代的凄凉,穷人家,命苦,说起都是泪,满满的心酸,无助,真不敢回首。

  大年三十,喜气融融,村里响起鞭炮,家家贴对联,挂上大红灯笼。孩童们得了压岁钱,在公路上奔跑着,老人吃过早餐,伸伸懒腰,悠闲自得。奶奶早早起床,不知道在忙碌什么,我和弟弟还没起床,因为起来肚子就会饿,玩着不舒服,最近天天吃冰橘子,已经厌倦,树上的橘子也寥寥无几,所以我们不愿下床。

  已是中午,奶奶在别人家挖过的地里拾到两个红薯,欣喜跑回家,拿给我和弟弟看,我们如饥似渴,马上咬了一口,奶奶又抢回去。打来半锅水,放到柴火上,三五分钟,煮熟了,再拿给我们吃,而她自己却一点也没吃。(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奶奶又从树上摘下仅有的几个橘子,坐在小凳子上,慢慢吃起橘子,心里好像在想着什么?喂猪,洗澡,扫完地,摆上楼梯,奶奶爬上小楼,忙碌起来。东翻西找,一会儿功夫,将仅有的十五斤麦子提下楼,那是奶奶早些时候去舅公家带回来的,说是要留下做种子。可是,现在居然全部提下来,可能是大过年的,家里没有粮食,看着我们饿得面黄肌瘦,奶奶到处借粮食,无果后,不忍心我们挨饿,顾不上其他,才打起了这麦子的注意。

  奶奶用扫帚麦子口袋上的灰尘,然后轻轻将麦子倒在簸箕里,倍加珍惜,慢慢一簸,再一簸,所有灰尘和糠乖乖掉到地上,麦子瞬间变得干干净净,颗粒清晰,毫无杂物,看起来倍加温馨和舒服。奶奶双手用力过大,一不注意,掉了十多颗,这可急坏了奶奶,她轻轻将簸箕放在平整的地上,拴着围腰,低下头,一颗颗将麦子拾起来。奶奶年纪大了,眼睛不好,又将我和弟弟叫来,一颗颗将麦子捡起,放在脸盆里,清洗干净,再放入簸箕里。

  风声阵阵,落雪纷纷,没一会儿,樱桃树完全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门,穿上了白色的外衣,静静望去,前的小路步履维艰,不适合前行。但是即使这样也不能阻挡奶奶前行的步伐,她要将仅有的麦子做成面条,让我们好好过一个好年,这是她考虑很久得到的结果。那时候我还小,个子不高,没有伞,没有雨衣,奶奶将一块破油纸盖在自己身上,又找来一张铺在我身上,避免我被雨淋湿。捡干净的麦子已被奶奶装在一个洁白的袋子里,弟弟又从老屋里拿出荚箩,奶奶再将麦子装入其中,留弟弟看家,牵着我的手,告别老屋,向另一个有做面条机器的村庄走去。

  雪越下越大,没走多远,我的手被冻僵,我的鞋里也渗进了雪水,走起路来,一拐一拐,实在困难。奶奶知道我的心酸,将我护在怀里,走得很慢,一步步踏在异乡的小路上,希望可以寻觅做面条的地方。

  一村走过一村,从村头又到村尾,望眼欲穿,都没有发现做面条的地方。可能因为那是过年吧,家家户户躲在家里围着火炉烤火,庆祝新年,哪有时间开门做生意呢!不知走了多久,已经是下午,多处打听,终于找到一家做面条的。我和奶奶很高兴,在村庄的尽头,才找到做面条的店家。我们全身积雪,一抖,再一抖,地上积雪挤满。店家开门,目视我们一眼,问明缘由,却因为我们的麦子太少,开机器麻烦,请我们到别家看看。奶奶苦苦哀求,说明没有人家今天开门,请求店家答应,麦子不多,走了半天很不容易,希望可以用这点麦子做成面条,大过年的,让全家人解馋一次。店家没有答应,奶奶依旧在央求着,而我已经饿得不行,早上只吃了一个红薯,肚子早已咕咕直叫,无法控制。坐在地上,不愿意起来,看到这种情况,店家才稍微答应,但是必须也有人今天做面条,他才开机器,奶奶直说谢谢,站在门前发抖。

  炊烟点点,微风拂来,店家开始吃饭,我越是饥饿,我和奶奶依旧现在店家屋檐下,全身冰冷僵硬。奶奶还背着麦子,将我从地上拉起来,揽入怀中。安慰道小乖乖,再等等,马上有人也要做面条,我们的麦子也能变成面条,到那个时候,先抓一把杂乱的面条给你吃,好吗?我点头示好,马上安静下来,望着远方,雪将对面的大山装饰得唯美梦幻,美丽无比。

  鸡鸣狗吠,大雪数尺。奶奶怕狗吓到我,缓缓将荚箩放在地上,用油纸盖上,把我紧紧抱在怀中,害怕我被冻坏。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站在店家屋檐下,我明显感觉到奶奶的颤抖,呼吸急触。店家人多,又是过年,全家欢乐,形色人物,走出走进,络绎不绝。等了几个钟头,老板才有了点好脸色,允许我们将麦子带入做面条的房子里。不一会儿,又有一个老太婆背着三十多斤麦子,也要做面条,店家才准备也尽快帮我们做面条。奶奶很兴奋,将我放在地上,让我站着别动,又将麦子提到店家面前,说明麦子重量。店家不相信奶奶,反复称了三次,依旧是奶奶讲的斤头。

  我跟着奶奶进了做面条的小屋后,瞬间觉得温暖许多,因为房间有一个小火炉,放着没人烤。我将手靠近火炉,环顾四周,小房子里灰尘铺满,蜘蛛成网,机器成旧,房屋顶上还有几个小口。老太婆麦子做好,奶奶对我说,咱们的麦子开始做面条了。我回过神来,脸上微笑满满,开始注视着店家的举动。店家将我们的麦子从口袋里倒出来,装在簸箕里,均匀的麦子,一尘不染,店家还是谨慎,又轻轻用簸箕一簸,一吹,其中杂物不翼而飞。然后将麦子倒在一个大祸里,用机器打成面粉后,混合水,又放入什么东西,用大祸盖盖上一会儿,再将面粉取出,用机器压成长块,再放入机器挤成面皮。面皮成型,再次开动机器,面条就成型了。此时,老板把滚轴卸下,换上带齿的,再把面皮卷起来轻轻放进机器,似乎无比自豪。一个多小时过后,一串串面条被老板提出来,然后挂到专用的熏晒房,偶尔掉一些在地上,奶奶轻轻捡起来,擦干净,然后送到我的手里。我也不顾,狼吞虎咽起来,一会儿,就吃完了,奶奶只是笑,说,这孩子饿成这样!面条烘干,店家用锋利的刀切成二十厘米长,捆成一捆捆,完美无比,送入奶奶的口袋里。

  回家的路不漫长。付账,背起荚箩,天色已晚,眼前白茫茫一片。店家路灯开起,照亮整个院子。我和奶奶慢慢走出院门,踩着积雪,咔嚓咔嚓作响,轻快向家的方向走去。

  半夜了,雪停了,风依旧吹着,我和奶奶终于到家,弟弟揉着睡眼开门,欣喜若狂。奶奶将荚箩放在椅子上,弟弟从樱桃树下,抱来一捆干柴,我打来一锅水,水浮,奶奶开始煮面条,每人给我们一碗,自己又煮一碗,全家开始吃起面条。那个新年,面条很香,那个新年大餐,一辈子难忘,也忘不掉......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http://www.mw13.net/qinqingsw/44929.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本站为你推荐
晴天霹雳
战地玫瑰
夜色里东边的长廊
远方
俺娘的八宝饭
母亲,感谢你
延伸阅读:
面条
最新文章
一杯浊酒掩烦忧
一切都会过去,唯有你的爱
父女两地书(56)
父爱如山
长兄如虎
那年冬天的一场雪
母亲小传
带着孩子看爹娘
频道总排行
驮盐路上古老的故事
父亲的泪
晚年
曾经梦中发生过
游子思家
父女两地书(78)
童年趣事琐忆
初到巴青——我至亲至爱的第二故乡
再忆奶奶
母亲河正值花期
随机推荐
学会倾听母亲的唠叨
村口的眺望
时光中的老院子
玉兰花
曾经的最美
一张老照片勾起的永恒记忆
老爸 您在天堂还好吧
被偷走的那些年
最新更新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版权所有:天津鹏通科技有限公司 津ICP备08002309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