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亲情散文 >

牵挂

   

  像许多农村孩子一样,我上学很晚,九岁才踏进校门。即便如此,母亲仍然不放心,孩子还那么小。是的,在母亲的心目中,孩子永远是孩子,总让她牵肠挂肚。

  老家距离学校有二三里路程,要经过两个村庄。乡村小路弯弯曲曲,不通柏油路,是清一色的水泥路,一遇到雨雪天气,道路异常难走,稍不留神便会摔倒,弄得满身泥巴,我曾记得自己有好几次这样的经历。那时的农村没有家长接送孩子的习惯,每天上学放学都是靠自己走。小孩子天性顽皮,喜欢在路上嬉闹玩耍,放学后时常很晚才回家,经常见母亲在村口紧张地张望。路上水沟水塘多,庄上的狗也多,以后放学早点回家,小心别被狗咬了。其实,也难怪母亲牵挂,在我的记忆当中,沟塘里的水几乎一年四季都是满满的。一到夏季,便成了我辈的天地。我喜欢和同伴一起到沟塘里打水仗扎猛子、逮鱼摸虾、翻菱角、摘鸡头菱(一种外面长满刺,里面仁却很好吃的水生植物的果实)。不仅如此,村庄里乡亲们养的狗也特别多,每一个陌生人从村口走过,狗儿们汪汪地叫个不停,胆小的孩子常被吓得哭鼻子。生性胆大的我并未把母亲的嘱咐放在心上,仗着水性好,自信不会被溺水,也不害怕被狗咬,我自认为会叫的狗往往不咬人。

  儿时的生活充满了童趣,也伴随着母亲的牵挂长大。

  如今的自己,早已成了公务员队伍的一员,娶了妻,成了家,孩子也长得和自己一般高了。因忙于公事,一年难得有几次回老家的机会。母亲不识字,手机、电话只会接听不会打,平时与我联系的不太多。为此,我每一次回家,母亲便显得特别高兴,张罗着跑前跑后,唠叨着左家长,右家短,埋怨孩子、妻和我回家少,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厨房里做饭的所有活不愿妻和我多插手。母亲身体不好,患有高血压症,还有腰椎病,曾在省市的大医院治疗过,但未痊愈。母亲的病常让妻和我牵挂。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儿子大了总归是要出去闯天下的。每到临走的时候,母亲总是提醒多带些自家地里种的萝卜、白菜、菠菜、香菜之类,如赶上季节还可带上她亲手从树上在下的槐树花、榆树叶、香椿等。母亲知道我喜欢吃腊肉,家里一年到头似乎就没有缺过,经常可以看到一串串晶莹的腊肉挂满整面墙壁,自然我带的食品里也少不了腊肉。集市上的东西贵,能省还是多省点,需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如果我和妻怕麻烦嫌东西多,不愿意带去,母亲的眼里便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在母亲的心里,对孩子的爱永远不嫌多。

  今年家里的情况发生了变化。春节期间,父亲对我说,他要去外地打工,过罢正月十五就走。闻听此言,一阵难言的酸楚涌上心头。如今的父亲已不再是昔日那位英姿飒爽、参加过珍宝岛战役的解放军战士了。除了当过兵,父亲还当了二十多年的村干部,接着又干了二十余年的信贷员,可以说经历了人生的坎坷和风雨。父亲丰富的阅历曾在我的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父亲的教诲多年来一直鼓励我一路前行。为了这个家,他勤勤恳恳、本本分分的操劳了一辈子。不自不觉间,父亲已走过了花甲之年,深深的皱纹堆上了脸庞,两鬓业已斑白。乘现在还爬得动,再出去干几年。尽管我态度坚决的表示反对,却终未阻挡住父亲的决定。

  父亲和几位乡亲一起出发了,打工的目的地很远,坐火车整整走了两天两夜,对一个花甲老人来说,该是多么辛苦啊!我一直为未能送父亲上火车而自责和懊悔,内心的牵挂令我好长时间无法平静。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咱家不缺钱,挣多少是个多呢?可要保重身体,千万别累着,累了就回来吧!没事,不累,等干一段时间再说。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父亲坚毅而平静的声音。放下电话,我再也无法噙住眼中的泪水。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而我却为了所谓的事业,离父母远去,不仅如此,年迈的父亲也背井离乡,为生计奔波。对父亲的牵挂让我百感交集,父亲啊,不知你要为这个家操劳多久啊!

  深夜里我独自一人呆在租住的房间里,全然不理会外面世界的喧嚣,城市的繁华离自己是那样的遥远,不能激起我的半点兴致,唯有厚厚的书本与我相伴。与书为伍的日子是充实、快乐的,与高尚的思想结伴永远不会孤独。这时,手机铃声响了,是妻打来的电话。我的工作地在一座市级城市里,距离妻有几百里路,不能经常回家,彼此的牵挂只有通过电话联系,每天如此,从未间断过。即便这样,和妻似有说不完的话,谈家庭、谈父母、谈孩子、谈工作、谈生活,反正是无话不谈。或许已形成了一种习惯,具体都谈了些什么,早已不记得了。电话让我们的距离走进,彼此的身心不再寂寞。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依我看来倒也未必,婚姻需要双方用心经营、精心呵护。

  孩子是家庭的延续和希望,时刻牵动着大人们的心。如今儿子正在外地一所重点高中读书,每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儿子学习很努力,生活上也无需让家人操心。尽管如此,我和妻对儿子总是放心不下,他的体质天生不够强壮,加之学习紧张,又不太喜欢运动,以往儿子每隔一段时间不是拉肚子就是感冒。每一次生病,妻和我总免不了再三唠叨,告诉他要加强锻炼,自己照顾好自己。通常情况下,儿子每周往家里打两三次电话,每次只限几分钟时间,经常沟通交流。不知从何时起,儿子竟开始关心爷爷奶奶、妻和我来,时常嘱咐我们保重身体,注意安全,和睦相处。我不禁感慨儿子大了,懂事了,彼此的爱是可以传递的。

  像我这样的家庭,五口人平时分处五个不同的地方,南北相隔几千里,离别的苦让自己愁肠百结,是爱让我们一家人不再遥远,彼此的牵挂抚平了距离带来的所有伤痛和迷茫。我悄然点上一直红烛,默默地为爱祈福,祝愿一切会变得幸福美满。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http://www.mw13.net/qinqingsw/51309.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本站为你推荐
母亲的蓝围巾
有一种爱叫平淡
写给儿子(一)
父女两地书(60)
关于父亲的场景
写给月姐
延伸阅读:
牵挂
牵挂
两代人的牵挂
地图上的牵挂
秋日里深深的牵挂
牵挂
最新文章
一杯浊酒掩烦忧
一切都会过去,唯有你的爱
父女两地书(56)
父爱如山
长兄如虎
那年冬天的一场雪
母亲小传
带着孩子看爹娘
频道总排行
驮盐路上古老的故事
父亲的泪
晚年
曾经梦中发生过
游子思家
父女两地书(78)
童年趣事琐忆
初到巴青——我至亲至爱的第二故乡
再忆奶奶
母亲河正值花期
随机推荐
请时光温柔对待我的家人
母亲啊,母亲
母亲的貂皮大衣
烟火气
留给孩子的记忆之“蓑衣”
儿子给我爱的表达方式
风拂心丝十二帖之第二贴乡望
写不完的父亲情
最新更新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版权所有:天津鹏通科技有限公司 津ICP备08002309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