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佳作 > 伤感文章 >

亲疏的距离

   

清晨,远在建瓯的侄女婿小王打来电话说,他的岳父走了,是今天(2018.8.23.)凌晨4:35在建瓯市立医院走的。令我极度错锷与不安!

前天中午,我从建瓯水源参加完朋友的百岁母亲葬礼,在返回往建瓯高铁站的途中,给堂哥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到了建瓯市立医院12楼57床看望他。堂哥刚吊完点滴,见到我很高兴地坐在床上,身上却不停的冒汗,两个堂姐站在床边又递抽纸,又帮擦背。

今年五月,堂哥到上海同济医院住了三个礼拜,医生说,堂哥除了原有的血管瘤,又新患了白血病。但病情还是比较稳定,精神也算不错。只是输血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这次见面,明显瘦了许多,眼睛也凹进去了,缺乏亮度。见到我只是硬撑,还陪着我们走到光头子酒家吃饭。一切都比较正常。吃完午饭,我们回到堂哥家。当日是农历七月十一日,刚好在烧翁婆钱。堂哥在大厅上摆了一张方桌,点上蜡烛,写了先祖的牌位,对我说:“神位上,也就爷爷奶奶、伯父伯母(我的父母)及父亲,其他先祖不知道,没办法上”,他说是从家谱上才找到的。让我感动得热泪盈眶。他问我还有没有其它办法,让造血功能恢复?我告诉他,目前的医治手段是唯一的办法。重要是心态,不能急,不能生气,把它不当一回事就行了。堂哥知道自己的病情无法医治,便嘱咐我说:“今后,宝成还要靠你照顾”。我点头说:“哥,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尽力去帮助宝成的,你可放心!”我们断断续续的闲聊了三个多小时。便起身前往高铁站。把哥嫂拦在家里,不让他们送,堂哥也就没再出门,堂嫂送我至楼梯口。路上,侄女云美问我对他父亲病情的看法,我说:“哥哥这次比以前差多了,眼睛凹进去且没有亮光。我们只能尽力,有一口气都要想办法医治。”没有想到此次见面,成了最后的诀别,36个小时内,兄弟却成了阴阳两个世界。

堂哥宝禄是我小叔的长子,我的亲堂哥。小叔在五岁时,被送养到建瓯东峰坪林村,从此,父叔两人骨肉分离,各处一方,从未往来。在土改期间,小叔生下堂哥与堂姐后,因成份问题,遭遣送到新疆建设兵团。

1988年,我乘着出差建瓯采购农药的机会,开启了寻亲之旅,父亲只告诉我,小叔名叫“财财”,家住在虾镇百林头。我住在建瓯招待所打遍了114查询电话,才发现地址有误,正确的地址:是东峰镇坪林村。小叔的弟弟(其养父的儿子)对我说,“财财”早已在新疆去世了,他的儿子宝禄住在建瓯城关剪子巷一号。当我找到堂哥家时,同房子的孤寡盲人老太婆,听到声音问我是谁,我说明身份之后,老人家让我在家等他,此时,堂哥正在上樟垅煤矿管理铁轨维护。一会儿,一个女孩(堂哥二女儿云美)放学回家,发现一个陌生人很突然,问我找谁?我说是你爸的堂弟,她脱口而出:“我怎么不认识?”便跑出家门打电话给他的爸爸。天快黑了,堂哥走进家门,我上前自我介绍说:“我是你爸西立的侄子,你的堂弟。”堂哥也觉得莫名其妙坐在矮桌上抱着头说:“我都不知道了。"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听老人家说过,父亲在西立有个哥哥。”我急忙问道:“老人家是谁?”堂哥说:“我的母亲”,在我的再三请求下,我与堂哥骑着自行车,到了水西林场小婶家。小婶正好在楼下带着五六岁的孙子,见了我颇感惊讶,经堂哥介绍后,抱着孙子上了楼。在家里一边喝茶一边聊了小叔的故事;

你小叔就喜欢出风头,当什么保长,帮国民党摊派壮丁,先是抓别人,别人抓光了,就自己进去,出来了又进去,进进出出无数次。土改时,被共产党抓了,差点遭枪毙。还好遣送到新疆建设兵团才保住了性命。他离家时,宝禄六岁,水姬三岁。没有办法只好将水姬送给人家,我带着宝禄,到了建瓯城里给人当保姆。生活无法维持,只能改嫁到林业局一个姓甘的人家。宝禄在学校,因为,父亲去劳改,同学们会欺负他,长大了有好几次提干的机会,也因成份问题被否决。

后来,通过堂哥掌握的信息,我们又找到了小叔在新疆乌鲁木齐市的两女一子:宝书、宝新、宝成。

堂哥从煤矿退休后,于2001年到了众汇旺公司当出纳。一干就是十三年,对工作认真细致,原则性、责任心、执行力都很强。从未给公司造成一元钱的损失。堂哥脾气也倔。有一天早上,市场一号通道堵车,一位姓叶的保安站在一旁不予理睬。堂哥看不下去训了保安几句,保安不服将他按倒在地,幸好还没有受伤。事后,堂哥却不敢提起此事,也许是怕我说他。还有平时生活很节俭,从不乱花一分钱,到银行来往从来都骑着自行车。,不乘车,不打的。虽然,他自己节俭,对侍来客却很大方。每次到他家里总是大鱼大肉的满桌子好菜好酒。可他到别人家(包括兄弟,女儿)却极为客气,这个不要,那个不要。由于年事已高,我担心交通安全,劝他回家休养。于2014年初,堂哥回到建瓯。到市立医院体检时,却意外查出了血管肿瘤。春节过后,到上海同济医院得到了确诊,治疗了一个月后,转回建瓯市立医院治疗,经过反反复复二十几次的化疗,把强壮身体,削成嶙峋瘦骨。以致卧躺57床,口喷血浆,瞬间离世,享年71岁。

从我找到堂哥,到他离开我们只是短暂的30年。亲情,有时身子隔离的很远,心却在身边;有时身子处的很近,心却疏离得很远。存在的时候,不觉珍惜,失去了,才发现珍贵!有人把亲情视如珍宝,超越生命;有人视亲情为累赘,弃之于瓦砾。亲与疏,是没有尺寸的距离!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http://www.mw13.net/shanggan/43808.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最新文章
时差
退却
一秒暮雪,念知音
宿命
几度流年醉,往事怎堪剪?
心若初雪,勿念勿忘
一张发黄的照片(23年前毕业照)
频道总排行
那年花开3
那些伤感的情绪
一切,只因我的多愁善感
回忆是伤
你若不来,我还是会老。
人生若无善良
希望
老兵一路顺风
寂夜思
何处迎春我艳阳
随机推荐
人,儿时
《回忆》
给自己的一封信
金钱到底可以使人疯狂到什么程度?
浪迹天涯
走向死亡的道恩君
求求你别走了好吗
夜晚的酒,不如时间来的心安
最新更新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版权所有:天津鹏通科技有限公司 津ICP备08002309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