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佳作 > 生活随笔 >

美学是一门什么样的学问

   

我想写一系列的短文,谈谈美学。作为开场白,依照惯例,从“什么是美学”谈起。

美学这个概念,现在有许多人用,用得也不一样,有必要对这个概念作一个梳理。“美学”这个词,最初是一位德国哲学家鲍姆加登(Alexander Gottlieb Baumgarten)创造的。1735年,当时只有21岁的鲍姆加登在他的博士论文《对诗的哲学沉思》一书中,根据希腊文的aisthēsis的词根,造出了aesthetica这个词,表示关于感觉的学问。他指出事物可分为“可理解的”和“可感知的”两种,前者是本体论研究的对象,后者是aesthetica(“感性学”)所研究的对象。后来,中国和日本人将这个词用“美学”这两个汉字来翻译。1750年,他以这个词为书名,发表了他的巨着《美学》第一卷。在这本书中,他将讨论的范围从诗扩大到对各门艺术的思考。

美学这个学科从此有了名称。但是,我们不能说,鲍姆加登定了一个名字,就有了一门学科。命名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要往这个学科里填内容,因此,美国美学家保罗·盖耶(Paul Guyer)就曾说过,鲍姆加登是领导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摩西,但还不是将他们带到目的地迦南的约书亚。

鲍姆加登生活在一个欧洲社会发生着大转折、各种人文社会科学概念和理论层出不穷的时代。除了他以外,还有其他许多人,都对“美学”的形成做出过重要的贡献。在其中,最突出的有英国人夏夫兹伯里第三伯爵安东尼·艾希雷·库珀(Anthony AshleyCooper,3rdEarl of Shaftesbury),他提出了“审美无功利”和“道德感官”的观点。除此以外,还有艾迪生(Joseph Addison)对想象的快乐的论述,杜博(Jean-BatisteDuBos)对诗歌、绘画、音乐关系的论述,以及休谟的“趣味”的理论,博克关于“崇高”的描述,以及意大利的维柯对艺术思维所作的研究,等等。

1746年,法国人夏尔·巴图神父出版了一部名为《归结为单一原理的美的艺术》一书。这部书重要之处在于提出了两个思想:第一,将音乐、诗、绘画、雕塑和舞蹈这五种艺术说成是“美的艺术”(beaux-arts),以此与工艺区分开来。这是现代艺术体系的雏形。第二,将一切艺术都归结为一个“单一原理”,即对“美的自然”的模仿。将不同门类的艺术集合在一起,使它成为一个体系,并以此区分于种种工匠的制作活动及其产品。同时,他还试图为各门艺术寻找一个共同的原理。这两个方面的努力,在美学和艺术理论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所有这些概念,在康德那里,吸纳各种因素,综合成了一个整体。康德对审美的主体官能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并提出了以“知解力”与“想象力”这两种官能的“自由的游戏”来解释美。因此,我们可以说,在欧洲,18世纪是美学学科诞生、生长并最终成型的时代。

那么,在美学这个学科形成之前,还有没有美学?我们看到,无论是鲍桑葵的《美学史》,比厄斯利的《西方美学简史》,还是朱光潜的《西方美学史》,以及其他无数的中外研究者,在写作西方美学通史时,都是从古希腊人写起。

对此,朱光潜在他晚年的着作《美学拾穗集》里,作出了这样一种区分:“美学”与“美学思想”。他认为,1750年鲍姆加登的《美学》这本书出版后,“美学”才成为一门独立科学,此前的美学,可称为“美学思想”(朱光潜《美学拾穗集》,百花出版社,1980,8页)。

朱光潜所作的这一区分,实际上具有相当的普遍性,适用许多哲学和人文社会科学学科。欧洲从17至19世纪,出现了许多新的学科。在这些学科出现后,这些学科的专门家和从业者有了学科意识,从而进一步为该学科寻找和建立历史。这种学科的历史常常具有回溯性质。从“美学思想”到“美学”固然是一个发展,但我们应看到一个反向的发展:只有“美学”作为一个学科形成后,人们才开始对这门学科的历史进行研究,从而解释,此前的发展是怎样一步一步地通向这个学科的建立的。

这样一来,我们就区分了两种意义上的美学,一种是一批专门美学研究家研究的,具有着高度哲学意味的,对美的性质、美感本质、艺术概念的分析等问题进行理论阐释的专门学科;另一种是一些哲学家、思想家和文学家、艺术家关于美和艺术的一些论述。这些论述常常很重要。这包括柏拉图关于摹仿和灵感的论述,亚里士多德关于诗的真理性的论述,也包括莎士比亚戏剧中借剧中人物之口所说的戏剧观、列奥纳多·达·芬奇的绘画笔记、歌德与爱克曼的谈话录;包括孔子对美善关系、诗的兴观群怨作用的论述,也包括杜甫论诗绝句,石涛的画语录。

除了以上两种美学的区分之外,在当前更加需要关注的,是这样的一种区分。我们常常说,某位作家通过他的作品,展现了某种美学追求;某位画家的作品,在美学上独树一帜;某位音乐家的作品,给人以美学上的震撼。

这里对美学的用法,对不对?过去,美学家们常常忽视这些用法,认为这不过是一些人乱用词而已。这种说法是不对的。文学家、艺术家和普通大众都有美学观念、思想、追求和品味,这是一种生活中的“半美学”,特别应该得到美学专门研究者的关注。在生活中,美和对美的感受,是无所不在的。

人在对世界的感知中,受自己的教养、知识和经历的影响,因而有着不同的趣味,这种趣味决定了人在感知时的选择性,以及对感知对象的内在反应。在这方面,艺术家与普通人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他们由于自己的教养、知识和经历,形成了他们在艺术创作中的美感倾向,并由此决定了他们的艺术风格。

同时,在一个时代,一个社会,一种文化之中,也有着一些占据着主导性的美感倾向。这些倾向具有流动性,始终处于变化之中。一些敏感的艺术家能够先知先觉。依据这样的感觉,他们创作出了自己的作品。反过来,他们的作品又影响并推动了一个时代、社会和文化的普遍感觉。

这种流动着的东西,其实是美学的精髓,是活的美学,是美学的生命力所在。美学家们应该捕捉这些。

我们常常听说,美学过时了。其实,过时的是我们做美学的方式,而不是美学本身。美学是一种理论,它要保持理论的品格。但同时,它要“接地”,接触实际。美学的生长基础,是大量“半美学”的实践、思考和论述。这包括对古代“美学思想”的吸纳,也包括对当代作家和艺术家“美学思想”的吸纳。从这些“美学思想”中来,又推广到作家艺术家那里去,这样的美学,才是有生命力的美学。

在当代,发展美学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几十年的经济社会发展,我们突然发现,生活中还有着一些方面,被我们忽视了。文学出现了繁荣,但在文学中追求什么却成了问题。在市场驱动下,美与崇高的性质、史诗品格、雅俗分寸的把握、美善关系、文学的教育责任等等,一些本来清晰的概念,变得模糊了。

艺术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是,在一些艺术如先锋艺术中,对创新的追求,却失去了根本,走在标新立异的路上。另一些艺术,例如通俗艺术之中,美的维度失去了,变得粗野和恶俗。城市建设中也存在着巨大的困惑。

人们总是指责“千城一面”,但反“千城一面”却又陷入到对怪异建筑的追求和比拼之中。怎样走出这个怪圈?这已经演化成为一个理论问题,等待着美学研究者的参与。还有,怎样形成和培养生态美学观,怎样形成一种符合生态的生活美学观?由此看来,这个时代有着巨大的对美学的需求,这也是美学发展的契机。

美学是一门专门的由专家从事的学问,又是一门涉及面极广的学问。关键在于,这些专家要先当学生,然后才能当先生。包容生活中无所不在的对事物进行美的感受和评价这一独特的维度,把握大量的“半美学”,整理出来,形成理论,以此保持与现实的对话关系,使美学重获活力,找到发展的源泉。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http://www.mw13.net/shsb/137.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最新文章
好想拥抱你
十年后我对你的爱与爱情无关
好久不见
馋嘴小二
人生的希望与失望
水晶鞋并不好穿
离婚餐厅
清明节遐想
频道总排行
平平淡淡的日子才叫生活
情在,路却在何方
回忆往事,我被他忽悠了(真实故事)
人善低者,可成圣王
学会不在意
互联网与物联网
做一个淡淡的女子……
累了,就歇一歇
孤独
我只是个租客
随机推荐
致老婆的一封信
写给自己的十封信
我们一直都走在成功的路上
七夕,这一天
大道漫漫路且难,其二
遇上你是我的缘
快乐活在当下,尽心就是完美
骑行杂记
最新更新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版权所有:天津鹏通科技有限公司 津ICP备08002309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