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写人散文 >

打工岁月长——刘娘

   

  刘娘总是一脸笑模样,有事儿没事儿,就站在她的杂货摊前,袖着手,一边左右摇晃着身子,一边和周边熟识的摊位唠着鸡毛蒜皮的嗑儿。因为她脾气好,又有一副古道热肠,因此上,大家稍有空闲,都乐意和她侃几句,逗个乐子。尤其是春日的正午,当一波又一波的顾客终于夹着大包小包嘻嘻哈哈地离开集贤市场,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腐烂的菜叶,腥臊的鱼味飘来飘去的时候,刘娘的笑声往往就成了一副止困的良药。如果看见谁张大了嘴巴打呵欠,或者哪个摊位上忽然响起了鼾声,保准,刘娘的大嗓门就会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哎呀,天要下雨了哈,那谁谁谁,赶紧把你的烧纸提到屋里去!

  还睡还睡,脚底下塌方了哈!

  哎呀,他大叔啊,你看看,这是干生意的样儿么,当心他大婶子看见捶你

  说来也怪,每当刘娘亮开了大嗓门,即使隔着好几十步,一些稍远一些平常日子素不来往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摊贩们,大都会撂下饭碗,站起身来,或者放下手头的零碎,探出脑袋,或抿嘴窃笑,或捂腹大笑,或者干脆也来一嗓子,吆喝什么不重要,关键一点,得让刘娘有一种中心人物的感觉。否则,一旦刘娘哪一天噤声不语了,集贤市场该是多么寂寞啊!

  倒是刘娘的身后,那位整天忙着进货出货的光脑门刘大爷对此颇为不愤。一看见刘娘笑得前仰后合的模样,就忍不住嘀咕闲的,闲的,真闲得慌,哪天给我进货去!刘娘也不恼。不仅不恼,反而变本加厉,甚至于绕着长长的摊位跳舞一样踱来踱去,脸上还是那副笑模样,嘴里却多了对刘大爷善意的讥讽。什么俺家老头子哪天喝了酒钻桌子底下学猫叫了,什么俺家老头子刀子嘴豆腐心了......说着说着,一脸郁闷的刘大爷也绷不住面孔,挺着大肚子和大家伙儿一块笑起来,嘴里还自我解嘲地解释着,我可不和这疯婆娘一般见识,我还得送货去。看着老两口可劲地逗趣,以至于一些迟来的顾客也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但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时候,刘娘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让我避之唯恐不及。初来天津的那几天,无论我在摆摊,还是给顾客称菜算账,我眼角的余光里,总觉得那个总是穿着一身天蓝色羽绒服的瘦小的老太太正歪着脑袋研究我。那时,我还不知道刘娘的脾气,因为初次出远门的缘故,我对一些陌生的面孔总有一股抵触的情绪。刘娘在她的摊位上卖东西,我不吱声;刘娘闲下来挺直胳膊掰着双手练太极拳,我也只是瞄一眼就赶紧低头;刘娘忽然来了兴致,隔着过道问我姓甚名谁,我甚而慌乱的无处藏身。就算迫不得已去她的摊位买包烟,也是指一指,放下钱,揣着香烟匆匆离开。出门之前,机关里那种永远沉闷如死水的感觉,还有身体原因导致的自卑心理,很久以来,我都没有体味过放声大笑的滋味了。说实话,也是不习惯。

  刘娘好像看出了这一点。有一天,也是正午,我独自守摊。顾客稀少,我默默地绕着摊子整理着近百种蔬菜。茼蒿太嫩,需要遮挡一下;青蒜被人扒拉烂了,往中间归拢一下;娃娃菜一般没人买,收到箱子里;百合怎么和大蒜长得差不多,老家没有见过,不知道什么味道。我从盒子里拿出一枚,放在鼻子前仔细看,闻了闻,还没觉出什么味道,忽然,一声大吼如雷贯耳快看啊,小赵子偷吃百合吓得我一激灵,一枚百合从我的手心里滑落,骨碌碌滚到了过道中央。我回身去捡的当儿,我偷眼看见,杂货摊上,刘娘以及刘娘附近的许多摊主都在笑得打跌。那一刻,我的脸烧成了盛夏黄昏时西天的云彩;那一刻,我从心里恨死了刘娘。心说这个促狭的老太太,干嘛不去死,老是拿我开涮!另外,私下里,我还真怕这老太婆会对老板娘多嘴,假如真的给我捅上一句偷吃百合的话,我怕是真要钻进蚂蚁窝里躲避羞愧了。

  好在,没有。刘娘在笑过之后,马上绕出摊位,晃着舞步轻飘飘地来到我跟前,手把手教我如何整理菜品,既好看,又不至于打蔫。这时候的刘娘,收敛了笑容,却多了几分真诚和体谅。之间,还不停地告诉我老板娘的性格,整个集贤市场的规模。谁谁谁好说话,谁谁谁是刺头儿,并叮嘱我开车小心,不能只图一时之快,等等。无形中,原先那个放浪形骸的刘娘,忽然间亲切了许多。虽然,我依旧话不多,也没敢正视一下她那和善的目光。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大白菜换成了包头菜,油麦菜降了一半的价。我的草绿色军大衣脱了,换成一件薄毛衣,僵硬的大地也开始浸润了春雨的温暖。我依旧早出晚归,每天跑出去七八百里,刘娘依旧在自己的杂货摊前晃着肩膀,高声说笑。集贤市场,已经走近了春天。

  记得一日,我去一家川东食府送一包韭菜。刚出了集贤大门,就与对面驶来的一辆同样颜色的川野摩托车刮蹭了一下。对面的车主立马下车,指着车身一块不知何年何月蹭掉的蓝色漆块,跳着脚地让我赔。听口音,那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天津人;看打扮,也是一个菜贩子。天津人不好惹,我早就知道。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我并没有纠缠,也没有仔细去看到底谁的车子受了伤,只是问道,我应该赔偿多少钱。我想,拇指大的一点儿,一二十块钱也就差不多了。谁知,天津人张口就是六百,而且看那架势,就是六百还是看在我一个打工仔的面子上。

  六百!我那时的工资才五百,并且说好了年底结账。就当时的情形,即使一百块钱我都拿不出来。何况,天津人明摆着就是在讹诈。我愣愣地看着天津人疯了一样绕着车子窜来窜去,大大的嗓门,赤红的脸膛,引得市场附近的很多人都瞪大了眼珠子盯着我看。刹那间,胆怯,羞愤,无可奈何的心情搅合在一起,木木然,如醉如痴。我听见周遭的人纷纷的议论,我听见马路上汽车的长鸣声此起彼伏,我还听见市场外面,一些野贩子吆喝生意的声音和着对过歌舞厅震天的音乐,炸的脑子疼痛。但我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我的声音已经陷入了深度的恐惧无法自拔。我当然知道自己的使命,但是,我完全无能为力,只能耷拉着脑袋,任凭天津人的追问和喧嚷。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排开人群嚷了起来奥,刘三啊,你可知道他是谁,她是小马的伙计,出来送菜,人家初来乍到,你咋敢拦住他不让动弹......行了行了,不就铜钱大小的一块疤瘌,我看还不一定是人赵子给你刮蹭的......你让他走,行不?算你刘娘求你......你个兔崽子,不够揍的兔崽子,啥,还要六百,滚你娘的蛋......给你十块钱,快给我滚开......

  是刘娘,彼时聒噪的有如满天叫喳喳的喜鹊,此刻却如天籁一样的刘娘。我猛一睁眼,忽觉肩头一动,刘娘拍了拍,仰着脸对我说你走你的,啥都甭管,我看小兔崽子今天能飞出花儿来!看我犹豫,刘娘似乎恼了,一改往日弥勒佛一样笑眯眯的模样,眼角一耸,喝了我一声快走

  我一狠心,右脚一踹,一捏离合,噌的一下飞了出去,身后,刘娘的声音依旧那么高亢你个兔崽子,真不够揍,刘娘就给你10块钱,赶紧滚犊子......

  我的眼泪不由地流了出来。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http://www.mw13.net/xierensw/117112.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本站为你推荐
我读毛泽东诗词(18)
给妈妈的心里话
窗台那盆飘香的七色康乃馨
瑟冬狂想曲
享受五月的行走
我读毛泽东诗词(17)
最新文章
扬帆起航
青春与幸福
散落的贝壳--之我的小学时光
闽浙边区的刘胡兰——金维娇
天井屋里的少女
惊艳梅派
坤伶孟小冬
晶红
频道总排行
外甥女小珂
乔老爷
老张夫妇进城
他与她
花开花落两无语
20年前的同桌
小枚儿
这家伙还算不错
丑男孩
随机推荐
郭德刚
跳神的女人
戴先生
他,不普通
小城凤凰
秋——记戴安娜王妃.
你真的很好玩
入学后的第一任老师
最新更新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版权所有:天津鹏通科技有限公司 津ICP备08002309号-13